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田園守望者

      2021-10-20 16:47

      郝然

      星期六,陽光明媚。我去母??聪壬?。

      校園位于鄉鎮,先生正和師母在教職工宿舍前的土地上勞作。

      師母忙招呼先生放下手里的活兒,把我讓到屋內。

      三間屋,屋內一如既往地清爽。

      師母忙著燒水、砌茶,并拿出卷煙讓我抽。先生擺擺手說他是我的學生,就不要這么客套了。

      先生教過我高中語文,如果說我現在文字功底有一定基礎,那么很大程度上歸功于當初先生的鼓勵與支持。我的作文那時侯經常被先生作為范文在班上宣講,先生也常常將一些修辭書籍、古典名著送給我囑咐我好好研讀。

      先生年齡五十有六,兩鬢已經斑白,依舊奮戰在教學一線。

      其實先生和師母有好幾次進城工作的機會,可是先生都毫不猶豫地放棄了。

      先生教子有方,名牌大學畢業的兒子和兒媳在省城同一所高校任教,聽說如今都已是教授。

      中午,一瓶小酒,六個小菜,師生二人隨意小酌。

      師母在廚房里忙著,說是給我們做小米粥喝。

      幾杯酒下來,先生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    先生感慨地說我和你師母從十九歲開始就在這個學校教書,對這個學校有感情啊。我離不開這個學校,也離不開我的學生們,如果學校允許的話,退休后我還繼續在這里長住。兒子讓我退休后和他們小夫妻住在一起,我才不呢。

      我和先生說現在沒有多少人愿意在鄉下住。

      先生說前些年在學校里住的教師多著呢,不過現在學校里住的教師確實不多了,總共還剩五家,包括我和你師母。教師們絕大部分都在縣城里買房安家了,開著小車在縣城和學校之間來回跑。

      先生頓了頓,和我碰了一下杯說,在學校里住真好,耕讀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。除了搞好教學之外到地里勞動,吃自己種的糧食和蔬菜,安全地道,呼吸新鮮空氣,其樂無窮也。當然,你師母也愿意和我一起在這里工作和生活。不過你不要以為我們占學校的便宜,凡是學校里的住戶每年都給學校繳納一定數額的費用。

      喝完酒,先生已經有三分醉意。

      此時,師母給我們端上了冒著熱氣的大白饅頭和金黃色的小米粥。一頓飯下來,我吃的心里熱乎乎,暖乎乎。

      經不住先生和師母的一再挽留,我當天沒有回去。

      在先生家吃過晚飯后,我陪先生在校園里漫步。

      華燈初上,校園里一片光芒。

      畢業班的學生們在教室里埋頭苦讀,離校園不遠處的小河嘩嘩作響,彈奏著和諧輕柔的樂章,小蟲唧唧正呢噥,一股莊稼成熟的味道帶著泥土的芳香直撲人的鼻孔,好聞極了。夜空清澈,圓月一輪,星星點燈,清風颯爽。

      面對此情,此景,此人,許多美好的遐想涌上了心頭。

      先生在我的前面,此時卻不再說話,只是慢慢悠悠地走著,走著……

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黑兽在线观看
      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