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父親的堅守

      2021-09-22 16:40

      半夜,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,心一驚,難道有什么急事?一看,是老家的侄兒打過來的,他著急的說:“幺爸,爺爺晚上照野豬,右腳大拇指被電動車壓得要掉了,我馬上開車送他下來,你準備哈到醫院來。”我大吃一驚,一看才三點過,從老家到縣城也就一個小時左右。我準備了些住院的東西,連忙趕到醫院等著。

      四點剛過,侄兒就到了,看見父親半趟在車上,尖嘴坳眼,一張漆黑的臉上滿是憔悴和痛苦。雙手緊握右腿小腿部位,或許可以減輕痛苦,或許為了減少流血量。右腳放在一只拖鞋上,大拇指與腳掌已經只剩下一點皮連著,傷口不住的流血,拖鞋上已經浸滿鮮血,腳就泡在血水中。我也顧不上說什么,趕快在醫院找了個輪椅把父親推著,掛號就診拍片,輪椅后滴了一路的鮮血。醫生說骨頭斷成了兩截要做手術才行。

      在手術室外,我內心難以平靜,望著已經74歲的父親如此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這幾年來,父親一個人在老家,年齡大了,都勸父親不要種莊稼了。為此,與父親氣過吵過,可父親始終放不下鋤頭,舍不得土地,要種地心里才踏實。這次種苞谷,種子買了一次又一次,說是要把地種滿。耕地、播種、發芽、施肥、除草,玉米苗一天天長粗長壯,抽穗,結籽,父親望著綠綠的包谷桿上黃黃的胡須下滿是大大的苞谷坨,滿臉笑容,看來又是豐收年了。哪曉得,野豬早就盯上了日漸成熟的苞谷,一晚上的光顧,連吃帶踩就毀掉了幾十根。父親看見倒在地里的苞谷桿和滿地的野豬腳印,痛恨不已,決定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勞動成果,父親決定晚上不睡覺了,天黑后父親就拿著電筒和工具,開著他的三輪電動車走了,去苞谷地里巡邏值守,一會兒閃燈光,一會兒敲盆子,偶爾還放幾個鞭炮,一晚上忙個不停。父親就這樣堅持每晚為苞谷們站崗放哨,成為了保護苞谷林的忠誠衛士。父親本就矮小,年齡又大了,半個月下來,人變得更瘦更矮疲憊不堪了。我們總是勸他不要這樣了。他總是倔強的說:“你們又不種,不曉得種地的辛苦,眼看著包谷就成熟了,可不可惜嘛。”話語中很是憤怒與不屑。

      手術結束了,醫生拔掉了指甲,用一根鋼針從大拇指頭上直接穿到腳掌,固定了骨頭,然后把皮縫起來,經過清洗包扎,看起來也不血肉模糊了。由于用過麻藥,疼痛減輕了,父親看起來顏色好了許多,神情也輕松了許多。

      我也輕松了許多,在病床上,我和父親聊了起來。“爸,你都74了,一輩子還有好久嘛!現在也不缺吃,不缺穿,看你搞成這樣,怎么劃得來嘛!一輩子都辛苦,晚年還是要學著享受哈生活嘛!”父親望著纏滿紗布的腳似有所悟,回答到:“是的,是要改一改了,我也沒想到會這樣,可能是半夜人黃昏了,沒拔車鑰匙,車掉頭時沒注意,哎!給你們也找麻煩了。”望著蜷縮在病床上的父親,我想,但愿他能有所轉變吧。

      第二天,我與母親聯系,母親說:“你老漢在醫院都還在惦記著那點苞谷,經常在問野豬吃完沒有,都搞成這樣了還舍不得那點苞谷,不曉得是命重要還是那點苞谷重要??!”

      哎!我的父親!叫我說什么好了!看來這輩子放下你的土地和莊稼是不可能了!任何人,任何事都改變不了你內心的堅守!

      (作者:龍學文)

      編輯:唐海軍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黑兽在线观看
      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