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奉節網 新聞中心 人物

      半個世紀的相守

      2021-08-24 11:17 來源:奉節網

      奉節網訊(通訊員 羅定才)“嗷嗷嗷……,嗷嗷嗷……”。每年7月,到了半夜,盧中全就會聽到如豹子般的嗷叫聲。他知道,爸爸媽媽又起來趕野豬了。這些年,隨著退耕還林、生態保護的深入推進,森林植被長起來了,野生動物也多了起來,夏天的夜晚,有時野豬出來偷吃莊稼,嗷叫聲是盧中全的媽媽用升子在舊木板凳上摩擦發出的聲音,同時,他爸爸還在胸前掛著一個音箱,大聲放著音樂,也是用來驅趕野豬的。沒有睡意的時候,盧中全也會慢慢下床,拄上兩個竹棍,挪到屋外,看著爸媽驅趕野豬。用升子在舊木板凳上摩擦發出嗷嗷的聲音,還是盧中全媽媽的一個“發明”。

      現年50歲的盧中全是奉節縣青蓮鎮建農村人,二級殘疾,生活不能自理。他最親的人有兩個,一個是爸爸盧永太,今年79歲,左眼失明26年;另一個就是媽媽田柱瓊(也叫田秀瓊),今年74歲,骨質增生多年,已直不起腰。自從弟弟盧中林小學畢業外出后,就留下他們三口,已相守生活半個世紀。

      盧中全從小身體就比別人差,3歲還不能走路。8歲的時候,走路跟不上同伴。盧永太心想,也許長大了,孩子身體會好一些。但事情并非盧永太所愿,眼看別人家的孩子都上學讀書了,盧中全還是不能好好走路。但為了孩子的成長,父母還是堅持把盧中全送到附近的建農小學讀書。

      為了上學不遲到,盧中全每天要比別人早起,下午放學,也比別人晚到家。即便如此,他還是跟不上同齡孩子的節奏,班主任老師方仕永就在放學后,給他補課。這樣,盧中全回家的時間就更晚了。有時候,走到家里,天已經黑了。到四年級的時候,盧中全感到學習完全跟不上了,加之身體差,他不想讀書了。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媽媽時,媽媽心疼又焦慮。心疼的是,孩子雖然身體差,還是很努力,焦慮的是,孩子才10多歲,就不讀書了,這個身體,將來干農活,恐怕吃不消,他靠什么養活自己?就勸盧中全,要多讀書,多學點知識,以后學點技術,才能養活自己。班主任方仕永也開導他,小小年紀不讀書,以后是沒有出路的。于是盧中全拄著拐棍,又去讀了一段時間書。到后來,盧中全感到實在堅持不下去了,就開始逃課。為讓盧中全讀書,方仕永老師多次到他家里來家訪。有一次,盧中全老遠看到方老師要到家里來了,就把自己反鎖在屋里,來個不見老師的面。父母和老師見狀,也沒有辦法,只好讓他輟學。

      為了鍛煉孩子的身體,盧永太就讓孩子去放牛。盧永太知道,10來歲的盧中全,是沒有體力放牛的,只不過是讓他跟著同伴一起鍛煉一下身體。放牛出去和牽回來,基本上是同伴幫忙完成的。放了一兩年牛后,盧中全的身體不但沒有好轉,反而更差了。就這樣,盧中全不得不在家休養。盡管家里經濟條件差,為了給孩子治病,盧永太也傾盡了全力,訪遍了附近醫術較高的醫生。醫生說盧中全這個病是先天性的發育不良,沒有特效藥,只能靠后天的營養和鍛煉,還有他自己的造化??吹奖R中全這個“病秧秧”,有人勸他們夫婦再生育一個,別在盧中全身上花太多精力,讓他“生死由命”,實際上就是讓他們放棄盧中全。

     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盧永太也感到一年比一年衰老。特別是過了50歲的時候,左眼看東西,越來越模糊了。到53歲時,幾乎看不到東西了。盧永太只得請人照看盧中全,與妻子一起到縣城看眼疾。醫生說,他來晚了,他患的是白內障,如果早點來,還可以做手術,現在過了手術的最佳時機,失明已經不可逆轉了……從此,盧永太只能靠一只眼看世界,勞動、生活。一只眼的世界,給他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,看東西常常錯位。走路的時候,經常踩“虛”,導致摔跤;在地里種莊稼,總是歪歪斜斜的;在地里鋤草,時常把莊稼給挖斷了;往桌子上放東西,稍不注意,就會掉到地上。為了一家人的生活,盧永太與命運抗爭,不斷總結經驗,慢慢適應一只眼的生活。

      在家休養的日子里,盧中全曾經也失望過,無助過,也想過自殺,但一想到父母,他只能選擇堅強。無法上學讀書,沒法放牛,盧中全就想盡辦法減輕父母的負擔。起初,能勉強自主行走,他就堅持自己走。到后來,膝蓋感覺越來越沒勁,一用力就疼,要借助工具才能站起來。竹棍(拐棍)和小板凳就成了盧中全形影不離的工具。穿衣、吃飯、上廁所等等這些正常人看來毫不費力的事情,盧中全卻要竭盡全力才能完成。為了少拖累家人,盧中全生活能自理的,就堅持自己干。

      為了一家人的生活,盧永太夫婦倆也是拼盡了全力,長期起早貪黑地勞作,常年喂養有牛、豬、雞等牲口,用來變現補貼家用。玉米每年可收2000多斤,紅薯、洋芋等農作物收成也不錯,一家人奮力的生活著。

      雖然生活過得艱辛,但盧永太從沒有叫苦不迭,而是和老伴一起堅強地努力著。盧永太說,這些年,黨和政府十分關心他們,他們一家吃上了低保,有農村社保,有種糧直補、山林等補助,兒子還有殘疾人生活及護理補助?,F行政策能夠享受的,他家都享受到了。家里的吃、穿、住、用,以及看病醫療的錢都不成問題。盧永太說,現在國家搞鄉村振興,重視農村投入,農村的條件會越來越好,他們一家的生活也會越來越好,他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,感謝黨的好政策,感謝黨的好干部。

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黑兽在线观看
      1. <rp id="zan05"></rp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acronym id="zan05"></acronym></meter></rt>
        <rt id="zan05"></rt><cite id="zan05"></cite>
      2. <rt id="zan05"><meter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meter></rt>
      3. <rt id="zan05"><nav id="zan05"><button id="zan05"></button></nav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