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trong id="qiyal"><span id="qiyal"></span></strong>

  2. <source id="qiyal"><optgroup id="qiyal"></optgroup></source>
  3. <tt id="qiyal"><span id="qiyal"><var id="qiyal"></var></span></tt><rt id="qiyal"></rt>
  4.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尋覓老詩人

    2021-05-27 12:48

    文/趙貴林

    尋覓一些四五十年前曾謳歌我們這方土地的老詩人,當年曾活躍在文壇、讓一些文學青年頂禮膜拜的明星,想不到,竟會那么多曲折,讓人那么多感慨!

    2005年,我參與編《夔州詩全集》當代卷,經過一段時間在網上、圖書館和找個人藏書家,搜集到全國各地詩人寫夔州的詩數千首。對當代的詩歌,選編比較嚴格,最后篩選了兩百多人的作品,作者大多是當年在詩壇響當當的人物。編發這些詩人的作品要征得他們本人的同意,也想了解一下他們還有沒有其它一些有關奉節的作品,同時,詩城博物館也想搜集這些與奉節有關的詩人情況。于是我開始與這些老詩人聯系,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去尋找他們。

    重慶市內的一些詩人比較熟悉,熟人也多,我很快就聯系到楊大茅、冉莊、梁上泉、王川平、孫善齊、向求緯、柏銘久等人,他們都很客氣,一一給了回復。梁上泉先生還對他的詩篇一一進行訂正,并寄來修改稿和一些資料。

    與市外的詩人聯系就有些麻煩了?;旧蠜]有他們的電話和信息。那個時候,這些老詩人在網上的信息也很少,我只好與他們省市的作家協會聯系。二十多封公函發出,只有兩三個省的作家協會回了電話,雖然很客氣,但所提供信息很有限,有的照他們說的聯系電話打去,不是空號就是無人接聽。

    四川作協的工作人員是我遇到最好的一位。也許,不久前四川、重慶還是一家,說話比較隨便。她告訴我一些老詩人的情況,而且通過她還找到了當年遭遇姚文元批判、寫下轟動一時的電影《達吉和她的父親》、而如今居住在四川一個小縣城的高纓先生。

    高纓先生與重慶有緣。他少年時期到了重慶,在陶行知辦的重慶育才學校學習。1945年開始發表短詩。1947年在重慶當小學教員,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從事黨的地下工作。1949年后,先后在市文化接管委員會、市團委、市委宣傳部、中國作家協會重慶分會工作。1960年任四川《星星》詩刊副主編,后到西昌深入生活,兼任西昌縣委宣傳部副部長。記得當年,我還買過他的一本散文集《西昌月》。高纓退休后居住在四川一個僻靜的邊遠小縣城。聽到我說起他在奉節寫的作品,非常興奮,給我談了他的近況。幾次聯系,他寫了一篇短文,記敘了我們的交往:

    1958年未,我曾到長江三峽奉節航標段體驗生活,與航標員們朝夕相處。他們戰勝險山惡水創建電氣化航標的事跡,令我感動不已,三峽的壯麗風光也使我留連忘返?;氐街貞c作協,我一口氣寫了這部長詩《三峽燈火》。第二年初在星星詩刊發表;196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,加上第二版共發行19000冊,當時的影響真不算小。而今,時過46年了,每想起當時“為政治服務”的創作活動,總不免自愧自嘲!再翻開這部長詩,真是愧咎不堪,難以卒讀。這部長詩,不僅幼稚而荒謬地歌頌所謂的“大躍進”,而且充滿了“個人迷信”的廉價頌歌。友人說:這是時代局限,當可諒解。然而,我卻不能原諒自己,因為一個真正的作家、詩人、應有更多的理解和遠見,我則非也!

    高纓 2005年新加坡

    高纓 2005年新加坡

    我早已把這部長詩,拋入廢品堆里,再不愿示予人,也不愿提及;即使提到,也是懺悔而已。

    今年10月,忽接奉節“詩城博物館”館長趙貴林先生函,向我索取《三峽燈火》版本,打算做為館藏展品。我惶惶然答復:“這是我年輕時的慚悔之作,再不敢讓謬種流傳!”趙先生說:“如你做一次修改,豈不是晚年的一件好事。”我反復斟酌,覺得原作雖幼稚荒謬,其中卻有些航標員的真實身影,也有我對三峽人物的由衷贊歌,或者說:糊涂中尚有真情,暗淡中也有光點,就把它當為自己留在三峽航道上的一片足跡吧!于是,我便在原作上大砍大伐,剩下些樸質的段落,連綴起來,也還成篇。不算詩,只算往日三峽生活的半頁記錄。

    感謝奉節詩城博物館,留下我的愧作。

    作者

    2006年10月30日于青衣江畔

    詩人的《三峽燈火》后來收錄進了《夔州詩全集》。通過四川作協我還找到了住在北京的詩人雁翼。青年時我就讀過他的詩集

    《白楊頌》。這位1942年就參加八路軍的詩人,小時候只上過13個月的私塾。他在戰爭空隙時學認字,學讀書,學寫詩,歷任冀魯豫九團通訊員分隊長、政治指導員,西南鐵路工程局文工團團長、重慶作協專業作家、峨眉電影制片廠專業編劇。雁翼共發表出版著作六十六部集,其中長短詩集《東平湖的鳥聲》、《紫燕傳》、《雁翼抒情詩選》、《雁翼兒童詩選》、《雁翼詩選》、《花之戀》、《愛的思索》等四十四部。由雁翼策劃、發起、主編和出版的《世界和平圣詩》,耗時5年,在2000年1月問世。這本大書以中、英、法、俄、阿拉伯、西班牙6種文字出版,其中匯集了世界104個國家的首腦祈禱世界和平的詩歌與箴言。被稱之為“驚世創舉”。2000年雁翼被世界詩人大會授予國際桂冠詩人金牌。

    雁翼 2006年北京

    雁翼 2006年北京

    雁翼在重慶工作時,曾經是重慶市作家協會不領工資的專業作家,并任過重慶市第二、三屆人大代表。其詩歌代表作品大多在重慶創作。我們搜集到他寫過三峽和白帝城的詩篇。給他連發了兩封信,收到了他從北京發來的回信,他說:

    你們的細心令我感動,竟然找到了《三峽標燈》、《絞灘船贊》,我自己竟然忘記了。八十歲老人,也難怪。你們第一封信寄來,我就復印了有關詩寄你,收到了嗎?你們要的附件忘記了是否寄去。寄你照片一張,散文一件,至于我的簡歷,正好接到《作家報》有我的資料,附去。祝你們成功為中國詩歌作出貢獻。

    握手

    雁翼

    通過雁翼,我們又找到了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白崇義。白先生回信說,“我很高興你們收入拙作《過三峽》一詩,我手邊沒有找到此詩,你們是否能把搜集到的此詩的剪報復印一份寄給我一閱。謝謝!”看來,作者都忘記了自己的作品。同樣,我們給賀敬之先生寄去他的作品后,他回信說,其中《瞻仰彭詠梧烈士陵園》一詩,他自己都遺忘了,想不到我們竟然能幫他找到,他十分感謝我們的工作。

    我真有些感慨,詩人們天馬行空,足跡遍布天下,來去匆匆,即景生情,詩人即興揮毫,都記不得自己的作品了,但在歲月的風塵里,這些篇章卻沉淀下來,深深地銘刻在他們吟哦的那片土地上……   

    我找到那些沒有回信的省市作協電話,挨個挨個地詢問。作協值班人員大多是清脆甜美的聲音,她們態度都很好,用純正的普通話回答說,根本不知道有這么個詩人。我說,這個人在四十年前,是你們省里的名人??!她笑著回答說,四十年?人都換了幾代了,誰還會曉得他們到哪兒去了???放下電話,我無語。腦袋里一片空白,心里有些悲哀,想不到,這些曾在詩壇上風云馳騁的人物,竟會如此之快地在他們生活的文壇上消失。   

    幾經波折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人的線索。有位健在的老詩人,名氣很大,可要聯系上他也真難。通過一些朋友找到他的電話,但打過去始終沒人接。我又找到他曾經工作的單位,但單位不愿意提供電話,說這是名人的個人隱私。我說明找他的原因,她也不愿奉告。我只得請她轉告。她支支吾吾的答應了。結果仍然是泥牛入海,始終沒有消息。也許,這些名人或是自己或是別人把他“束之高閣”,不想和凡夫俗子交往了。

    經過多方面努力,我還聯系上了的一些老詩人,都得到他們的熱情支持。北京的詩人劉征、四川詩人木斧、鐘樹梁,福建詩人蔡其矯、湖北詩人洪源。他們都高興地給我寄來了作品,賀敬之、雁翼、木斧、高纓還寄來了他們的個人圖片。

    賀敬之 2000年

    賀敬之 2000年

    有不少老詩人,曾謳歌過奉節這方土地,后來逝世了。我作為當地的一位詩歌愛好者,當年都沒讀過這些人的作品,今天終天能聽到他們在這片土地上的行吟,感慨不已。

    木斧 在上海

    木斧 在上海

    《夔州詩全集》出版前后,又有好幾位老詩人謝世了。值得欣慰的是,他們在世時,對自己的作品進行了最后訂正,而且他們的手稿和信函成了我們最珍貴的藏品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編輯:潘海容

    返回頂部
    日本一本二本三本av网站,日本大尺度AV无码专区,日本妇人成熟A片在线看